豚草

兔灾

最后,再以图片的形势,展示一下目前常见的几种入侵中国的生物:

而想让小龙虾只乖乖的呆在养殖场,那显然是人们的一厢情愿!当养殖场内数量惊人的小龙虾出现时,总会有那么少部分个体成功逃脱!而当它们面对广阔的江湖湖泊时,它们知道自己将一往无前!

还有这张

它们特别喜欢打洞。但是,有多喜欢呢?一只成年小龙虾的洞穴,一般约0.5-1米,最深的可以达到5米。这些洞穴的直接可达5-10厘米。你要知道,这只是一只小龙虾的威力啊?而且,这家伙喜欢横七竖八的打洞,有垂直的洞,自然有水平的洞,洞与洞之间贯穿。当它们在稻田时,“农民伯伯”白天灌溉的稻田水,夜晚时它们给你放个干干净净。

鲤鱼

2018年,中国人全年食用小龙虾达100万吨,小龙虾产值2000亿。中国人将小龙虾直接等同于下面这张图:

尤其是最后一张,老鼠几乎都“挂在”上面了!

比如,原产南美洲的水葫芦,1901年由日本引入台湾做花卉,20世纪50年代作为猪饲料推广后大量逸生。因水葫芦造成的环境生态恶化的新闻时可见于媒体。而打捞处理它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。比如2009年,光温州市和莆田每年用于人工打捞水葫芦的费用就有1000万元和500万元。

而美国人则把包括鲤鱼在内的,鲢鱼、草鱼等我们常吃的淡水鱼统称为亚洲鲤鱼。

2009年,时任环保部自然生态司的王捷处长,一再强调“生物多样性毁灭,猛于金融危机”。而当年的国家环保总局的调查发现,中国因外来物种入侵每年就得损失2000亿。

还有来自澳大利亚的鼠灾

其实,光小龙虾的食用历史,我们也只不过是最近几年才真正流行起来的。我们第一次思考怎么吃小龙虾才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。

对于此,澳大利亚很早就发动全国民众进行狩猎兔子了。但是,丝毫起不了什么作用。

这种事件很多,只不过这种新闻哪有“中国人真厉害!将外来物种小龙虾吃成‘濒危’”这种新闻更吸引眼球。

巴西龟

但是,最可笑的是,“吃真的能解决入侵生物的庞大数量吗?”

这张比较有“美感”

福寿螺

98年抗洪

刺槐

而到了这,我只想跟大家说,“你们可要拼命的吃啊”,“最好带点怒气,少点享受,带着任务去。”

千湖之城,武汉

这张

中国有14亿人口,我们的“吃”的威力当然非常恐怖。当然,还有我们在吃上面的智慧很突出。但是,“吃”在解决入侵生物时并不会是一种高效的方法。

小龙虾广泛分布于长江中下游各地江河湖泊(尤其是以千湖之城著称的湖北武汉),甚至是城市下水道。所到之处水生植物、小鱼小虾、浮游生物、底栖生物、藻类、腐尸一扫而光,改变了当地的生态系统原貌。

在我们的经验里,我们对物种入侵的理解,往往是一个“正在进行的状态”。但是,套在小龙虾身上却早已没有任何意义。

但是,除了小龙虾,我们正遭受超过283种外来生物入侵。

我知道很多人将自己剥虾的手号称是“外科医生之手”。如此自豪,
那时因为他们没有见过生物真正猖獗的时刻。

我们之前可能在网络看到了这样一幕

狩猎的兔子挂成的“长墙”

下面这几张图是来自美国某周的蝗虫大爆发时刻:

但是,这些比起小龙虾最厉害的技能来说,那简直小巫见大巫。

由于小龙虾在中国当地并没有天敌,经几十年扩散,小龙虾已经是全国性最常见的淡水虾类。

小龙虾是个天生的“地洞爱好者”

这张

在1998年长江特大洪灾中,防汛人员在长江荆江大堤章化段巡堤查险发现清水漏洞,开挖处理时在堤身挖出大量小龙虾;鄂州长江干堤燕矶段也发现10多起小龙虾危害大堤的情况。武汉市汉阳区汉江大堤黄金口段的一处约100平方米的池塘边,就曾发现了37个虾洞。

小龙虾,也称克氏原螯虾,原产于美国东南部,原生地在墨西哥湾附近,尤其是密西西比河河口地带,所以也叫路易斯安那州螯虾。

1927年,日本人从美国引入了小龙虾,目的是充作牛蛙的饲料。大约两年后,小龙虾就出现在南京附近的养殖场了。

所以,相对于美国人现在所烦恼的问题,我们大可不必去“烦恼”,因为小龙虾已经得逞,它已经成为“本地人”,它们对小鱼小虾下的黑手早已在尘封的岁月里成了事实。

人们只记得大夏天围坐在一起,喝啤酒、剥虾壳的美妙时刻,却丝毫不觉得这种物种会对我们的生态环境有影响。所以,当听闻这种虾居然是入侵物种时,人们眼神中充满了鄙夷:“你对得起入侵物种这个称号吗?我能把你吃成绝种,信不信?”

还有这张

在这些调侃声音中,最博人眼球的声音是用“吃”这种行为来解决外来物种入侵。这种思想体现到极致的是在对“小龙虾”这种外来物种的调侃。

由于兔子没有天敌,兔子就生活在一个绝佳的环境之中,于是兔子的数量很快就失控了。到了1926年,澳大利亚很多草原上的草几乎被兔子啃完。澳大利亚环保部门经过估算发现,澳大利亚境内所存在的兔子数量超过100亿只。

左:鲢鱼,右:草鱼

水葫芦

可能稻田里放点水还不至于酿成大害。但是,当它们来到湖河呢?小龙虾主要生活在堤坝的背水面,只要有水坑、水沟或很潮湿的地方,一般就会有它们的踪迹。而长江及其支流的大堤一般都是土堤,在取土筑堤时往往在背水面形成水坑、池塘和低洼地,成为小龙虾生长和繁殖的适宜场所。洪水期堤坝内浩浩荡荡大水,堤坝外被无数只小龙虾挖得千疮百孔,不是豆腐渣也成了豆腐渣,危害可想而知。

这是来自亚洲的鲤鱼入侵美国各大淡水河流的真实写照!只不过亚洲鲤鱼在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概念里是有稍微不同的。我们一般只会单纯地将它联想为下面这种鱼

此外,“吃”这种行为,是有很多前提的。并不是所有入侵生物都是可以用“吃”来解决的,确切地将,应该是绝大多数入侵生物都是很难用吃来解决的。

清道夫

澳洲人还试过各种方法,比如他们引入兔子的天敌,狐狸。在兔子出没的地方盖起长篱,甚至培育兔子出血病病毒。但生命力旺盛的兔子们还是生生不息,就像是杀不完的蟑螂般可怕。

作为中国人是觉得不可思议的,
因为我们很难想象这种餐桌上的食物竟然在美国如此嚣张。但是,最令中国网友“啼笑皆非”的是,美国人竟然需要申请几十亿美元的经费来解决这个问题。于是,中国网友们开启了调侃模式!

虽然,将蝗虫、老鼠和小龙虾、亚洲鲤鱼进行比较并不合适宜,但是,要知道,这就是生物繁殖的威力。只要给生物一个适宜的环境,它将创造“奇迹”。而外来物种的来到陌生地方时,因当地并没有天敌,它们就生活在一个适宜的环境之中,它们就会繁殖出难以想象的庞大数量。

因为小龙虾早已是一种“成功的入侵物种”。

澳大利亚,澳洲大陆,因其孤悬在各大陆之外,故上面并没有兔子。1788年,英国人不以为意地带了5只兔子到了澳洲,结果没想到这些兔子竟然变成了100亿只。

如果这只是一个大家笑呵呵、乐一乐的事情也就罢了,但是,这样对待入侵生物的“傲慢”“轻视”的态度非常致命。它很可能会使我们遭受更大的损失!

而诠释这个道理的绝佳例子,当属澳大利亚的兔子成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