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导农民退出土地承包经营权需稳妥审慎推进。二是退出补偿的问题。设计合理的退出补偿机制是实现土地承包经营权顺畅退出的核心,具体包括补偿责任主体的明确(谁来补)、补偿标准的设定(补多少)、补偿路径的构建(怎么补)、补偿资金来源(钱哪来)等四个问题,这都需要在实践中寻求答案。

引导农民退出土地承包经营权需稳妥审慎推进。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赵军洁
随着工业化、城镇化进程加速推进,农村承包地“命根子”的社会保障功能逐渐弱化,取而代之,其市场要素性、财产性功能不断强化。如何高效配置利用农地资源发展…

五是集体资产管理的问题。农民将全部或部分土地承包经营权退给集体,集体将拥有充分的经营控制权和话语权,如何实现集体资产的保值增值,并防范可能产生的寻租空间,是确保集体资产得以有效管理的两个重要问题。

简单地说,董岭村开展的实际上是“农地承包经营权比例化市场流转试验”,通过将土地承包经营权按集体占51%、农民占49%的比例分配后再市场化流转,由集体或第三方发展农业规模经营,农民获得49%的收益,并享受保底收益和二次分红,其余51%收益作为农民土地社会保障金,用于解决失地农民的生存和就业保障问题。这一做法实现了土地承包经营权由农户支配(改革前农户占100%)到集体支配(改革后集体占51%、农户占49%)的转变,同时实现了土地经营控制权由农户到集体的转移,这无疑为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提供了一次有益尝试。然而,引导农民退出土地承包经营权还需稳妥审慎推进,需要把握好以下五个关键问题。

三是农地处置的问题。充分发挥市场作用高效配置利用农地资源,强化规模经营的溢出效益,才能实现与退出补偿的有效衔接,而这也是董岭村之所以能顺利开展“农地产权比例化市场流转试验”的一个重要原因。此外,二轮承包期结束后,退出的土地如何处置也将面临制度和法律上的障碍。

随着工业化、城镇化进程加速推进,农村承包地“命根子”的社会保障功能逐渐弱化,取而代之,其市场要素性、财产性功能不断强化。如何高效配置利用农地资源发展农业规模经营,已成为当前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焦点问题。然而“离乡不离土”依然是我国大部分农村人口流动的主要形式,其导致的农村有效劳动力不足、农地粗放经营、农地经营成本高等问题日益凸显。引导有意愿、有能力的农民自愿有偿退出土地承包经营权将是提高农地利用效率,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,并促进农村转移人口市民化的一条有效途径。然而,如何实现土地承包经营权自愿有偿退出,却成为当前学界和地方实践的一道难题。陕西省蓝田县董岭村开展的“农地产权比例化市场流转试验”可谓破冰之举。

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赵军洁

总的来看,董岭村开展的“农地产权比例化市场流转试验”对于推进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无疑是积极有益的,但要推而广之,还需要进一步的实践验证。

一是农民自愿的问题。坚持农民自愿,切实保障农民权益是做好“三农”工作的前提。搞“一刀切”、靠行政强制推动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,必然会损害农民权益,甚至破坏农村社会的稳定,都是不可取的。

四是失地农民的问题。失地农民虽然能获得一定的退出补偿,但仍面临失业、社会保障、制度法律等风险,如何构建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风险控制机制,防范农民的退地风险,是需要认真考量的一个重要问题。